首页?>?科技?>?IT业界 > 正文

对不起,996者禁止入内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9-05-13 10:24:08

?  近两天,马云老师一句:“工作上我们强调996的精神,生活上我们要669。”又一次引起了网络热议。所谓669,马云给出的定义是“六天六次,关键要久。

?

?

对于这种“惨无人道”的号召,诸位早已谢顶且全方位透支的程序员们在网上悲呼:“救救孩子吧!枸杞真的不够用了!”

而就在昨天(5月11日),一场由腾讯新闻原子智库主办的中国益公司愿景演讲的活动中,许多出席的大佬再次正面回应了“996”这一话题。

996,大佬都爱聊

本次活动,整场都在围绕着“寻找在中国具有责任感、创新性和成长性的益公司”这一话题进行展开讨论,而受邀演讲的嘉宾也都是业内重量级人物,包括微软全球副总裁洪小文,御风集团董事长冯仑,以及商业观察者吴伯凡等共五位大佬。活动中,每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发表了关于“中国益公司”的看法。

有趣的事发生在活动尾声,在现场观众的提问环节中,有一位观众犀利发问道:“请问五位嘉宾,你们认为什么样的公司够格成为中国益公司?对于违反《劳动法》要求员工996的公司,你们认为是不是益公司?”

语毕,原本热闹的会场竟一时安静下来,各位大佬面面相觑,不知道该由谁来回答这个问题。

南都公益基金理事长徐永光最先反应过来,作为老江湖,首先要做得就是不能让场子冷掉。

关于这个问题,大家都知道重点在于对时下热点“996”的看法,但徐永光不紧不慢,先来了招缓兵之计。

先是说另一位嘉宾沈鹏的水滴筹确实做了很多有益社会的行为,又是说微软用高科技解决了人民生活中遇到的问题,在一一点评了现场几位大佬所代表的公司后,才终于张口正面谈了自己对996的看法。

但相比之前的长篇大论,徐永光显得很谨慎,只用一句话带过自己的想法:“我觉得如果要求996这应该不太对口,这样让员工过分辛苦。”

不管怎么说,徐永光还是很诚恳地给出了“是或否”的回答,而没有选择用含糊不清表达去打太极。

与此同时,冯仑老师则稍显尴尬,毕竟就在前几天,冯仑老师才刚刚发表了观点,“对奋斗者创业者而言,996就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。”

但另一边,微软的全球副总裁洪小文则显得谈兴很高。

在徐永光说完之后,洪小文接着这一话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在他看来,任何公司最大的资产都是员工,并明确表示“996基本上就是对员工的不尊重”。

事实上,互联网行业一直以来都在飞速发展着,甚至有了“互联网一年,人间十年”的说法,而这样的快节奏下,高压,紧迫,抢夺先机都是互联网公司的关键词。

但与此同时,成立已有四十余年历史的微软在数次穿越周期后则显得十分淡定,甚至有了“微软养老院”的“美誉”。

更搞笑的是,在这次中国益公司的主题活动上,竟有现场观众直接抛出了这一问题,问“对于微软是个适合养老的地方,你怎么看?”

?

?

关于这个问题,洪小文坦言称“很尖锐”,随后回答说,所谓养老,其实也意味着你可以在这家公司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,而这一点则是微软非常自豪的事。

这个回答即维护了自己公司的形象,又紧扣了本次活动中关于“益公司”的主题,可以说是非常漂亮了。

另外,相比其他大佬在面对996这敏感一话题时的谨慎,洪小文先生可以说是完全打开了话匣子,让人不得不感叹一句,在谈员工福利的话题时,“微软养老院”就是硬气!

益公司,拒绝996

除此之外,洪小文还是在前期自主演讲的过程中,唯一一个主动提到996的嘉宾。并且第一句就是直接diss:“996很过时了。”

紧接着系统阐述了自己的观点:

“今天的工作场合里面,你在工作场所的时候首先就算强迫员工,某一段时间必须要在工作场合,他脑筋在想什么你也不知道。现在在工作场景里,很多时候你要解决家里的一些重要事情,有时候回家了要处理一些工作的事情,所以正途是怎么样让员工在工作场合、在家里也能够把家里照顾好,这样做好了,最后员工才会替你产生更多。”

这个表达其实很接地气,意思是说公司其实控制不了员工脑袋里想啥。现如今许多公司的员工实际上都是脑力劳动者,而脑力劳动很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工作结果很难量化,在这样的情况下,员工如果想消极对抗,企业很难有什么太好的办法。再比如网上流传的那个“带薪拉屎”的段子,其实就反应了一旦进入员工消极对抗的阶段,这帮家伙能拿出来的“骚操作”绝对远超大家想象。

除了从实际角度出发,洪小文还讲了一个小故事。比尔盖茨觉得最自豪的一点,就是每个周末晚上一定要洗碗。在比尔盖茨看来,洗碗就是对他家庭、对配偶的尊重。而这一点在洪小文看来是非常重要的,“对异性,对配偶,对家庭的尊重,这是996忽视地方。”

而其他出席嘉宾,也从自己的角度阐述了对益公司的理解,以及为什么996不属于益公司。

在徐永光看来,公司应该第一个要满足的需求,还应该是消费者的需求,接着是员工的需求,再接着才是股东的需求。而996显然违背了绝大多数员工的需求。

此外,知名学者吴伯凡则从一个非常底层的视角谈了这一问题。在他看来,现如今的商业社会其实也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区块链技术,一个企业每做一件事,每次公开发表一次言论,都会进入到大家共享的账本里,而企业想试图消除这个痕迹,则是非常难的。

通过这一理论基础吴伯凡老师犀利指出“作恶代价低的,流民型企业正在消亡,而公民型企业不再是一种道德要求,而是底线的生存标准。”

对应到996概念则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是宣扬996的企业,就越会使自己的雇主品牌变得趋于低价值,从而在面向人才招聘时会越来越困难,最终导致自己的竞争力直线下降。

益公司这一概念,简单来说,就是去判断公司与社会、商业、科技以及自身的消费者和员工之间,是否存在着一种可持续的长期互利关系。

而996话题,从其根本来说其实就是在探讨员工与公司的关系。以近期上热搜的“甲骨文裁员”事件为例,这件事的有趣之处在于一方认为公司不养闲人,并且给足了赔偿,而被裁的员工拉起横幅的样子就很low,而站员工的一方则认为资本家又一次卸磨杀驴,此次案例再次将商业社会的冰冷残酷揭示无疑。一时间,双方争执不下。

?

?

但从益公司这一概念的角度去评价,则事情变得非常明朗。

一个符合“益公司”概念的企业,其必然会在企业与员工的关系上也保持着良好的长期互利。所谓互利,那就意味着员工可以在企业内发挥价值,而长期,则意味着在快速发展的行业里,员工会随着企业的发展一同进步。

这并不容易,现如今,绝大多数企业的选择都是根据业务需求招一批人,然后去做他们能力范围之内的事。而当外部市场发生改变时,公司却没有在人员的培养上有任何相应的动作,最终只能靠大规模换血,才能使得企业在行业的发展中艰难活下去。

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这其实就是双输格局。而益公司的概念,其实就是为破解此局,提供了一种方向选择。

益公司,不止996

事实上除了996,此次活动还谈了许多很有趣的概念。

譬如御风集团的董事长冯仑和水滴公司的CEO沈鹏,他们二人的演讲中,并没有太多涉及到996,或者说公司与员工的关系。但他们的发言也同样精彩。

冯仑作为在商海中沉浮了三十余年的前辈,在演讲中分享了第一代民营企业家这些年来走过的一个心态变化。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学会思考“企业与社会的关系”,并讲述了大量自己直接或间接参与的公益基金项目。

而另一边,沈鹏作为一家主营公益平台企业的CEO,更是同大家分享了大量的第一线的公益案例,以其自身的经营经验,来告诉大家商业与公益的有机结合,可以迸发出怎样的社会力量。

这些都属于“益公司”这一概念的理论范畴。

在公司与员工的关系上,996是要不得的,“养老院”更是要不得的,而唯有可持续的员工一同成长,才可以称得上是“益公司”;

在公司与社会的关系上,公益基金的参与及科学管理是值得鼓励的,直接进入该领域通过商业手段提高公益效率,更是值得鼓励,除此之外,认真做好产品,满足广大人民的生活需求,提升广大人民的生活质量,也同样称得上是“益公司”;

除此之外,在公司与科技发展的关系上,现如今诸如百度的AI开放平台抑或华为海思半导体等巨头旗下的高新部门,对科技发展的促进作用已经越来越明显,越来越重要,而这样的公司,自然也称得上是“益公司”;

总而言之,所谓益公司,是指那些真正具有责任感、创新性和成长性的公司。而眼下以奋斗之名怒推“996”的企业们,一方面精神可嘉,但另一方面,不过是竭泽而渔。益公司不这样做。

结?语

随着数据的丰富以及数据利用效率的指数倍增,这世界的透明度和彼此之间的合作程度也越来越高。科技向善,商业向善,资本向善已经成为肉眼可见的趋势,而这一概念中,有着远高于道德本身的实际意义。

在过去,向善所以受尊重。

在现在,向善所以获利益。

而在未来,向善才所以能存活。

?